山村野猫.

No Name社团N组组长。

后海。

1
北京同地名起名,打算写写看原耽)
原来写过,文笔太烂了,推翻重来,人设大概不会变。
咳虽然我都不记得我写什么了。
————————————
下午。

天气不好,闷热的很。

天空也阴沉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不吉利啊……盛零心中想。脚下的脚步不禁加快了些。

随着街头的熙熙攘攘一路走到清冷的后街,人影稀少,多半游客走到这便失望而归。

而这个转折点,就是盛零租下的酒吧。装潢已经完毕,明天便是营业的第一天了。至于为何在这,前街那昂贵的房租自然是没有钱交,后街相对的就宽松多了。

至于为什么是后海,为什么是酒吧,盛零自己也搞不太明白了。只记得小时候来过一次北京,永远忘不了后海酒吧的模样。只站在门口,店内驻唱的歌声缓缓流淌,灯光昏暗却有格调。不像是那种酒池肉林,被欲望挤满的,是那种缓缓的,慢慢的,像一首诗。

他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这种感觉的。回想起这场景,至今记忆犹新。就算那家酒吧,可能已经倒闭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到了店门口。一个脏兮兮的少年就坐在台阶上。此时正值午后,若是换成白衬衫的少年,那真可谓是岁月静好了。

可惜不是。脏兮兮还是脏兮兮。

盛零咽了口吐沫,还是决定跟人讲讲理,这毕竟是他的店嘛。

“那个……麻烦您是哪位?”盛零是南方人,话说出来也是客客气气的。再加上那张笑眯眯的脸,大概没有人会拒绝回答他的问题吧。

盛零也是这么想的。

脏兮兮扭头看盛零,

“您是这家店老板?”标准的京腔。就连他懒洋洋和模样也和他的语气如出一辙。

“是……”

“请问招人吗?”说到这,脏兮兮站起来了。本来就高的个,站在台阶上,盛零不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本来没有这个打算……”盛零的脑内在搜寻一切委婉的词汇。眼前的这个人让他很有压力。

为什么啊……明明只是个陌生人……

“我不要工资,包吃包住就行。”

“嗯……可是付房租都还蛮吃力的……”

“我可以打地铺”

“……招你了好的吧……”盛零活了这么多年,厚脸皮真没几个比的过他的。

不过……看着家伙的样子真像个惯犯啊……

简单嘱咐了几句,就扔脏兮兮去洗澡了。盛零就开始盘算衣服的事。从行李里翻出来大点的T恤,一条短裤,就算完事。

等脏兮兮出来,就变成白净净了。借了盛零的剃须刀,刮完胡子,真成了下午阳光岁月静好的少年。不是很帅,但能让人怦然心动。

换完衣服,聊了聊。盛零问他从哪来。

“我是孤儿。”白净净这么说。

“长这么大打过许多工。没在孤儿院长大,小巷子里的哥们告诉我,我生日五月一号。我也没有名字。”白净净又说。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波动。

“来后海是大概16的时候,这边打工赚的多。不过穷的像你这样的,我第一次见。”

盛零忍住想把他扔出去的冲动,问到

“那为什么不去好一点的酒吧呢”

“没地住。我有吃有住就行。可惜赚的钱真不够我吃住的。”白净净说。眼睛却在打量这间屋子。有两层,第一层是酒吧,第二层一半是露天酒吧,一半是可居住的房子。

盛零听了,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想想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便问

“你叫什么?”

“我没名字。”

“……”盛零真的没话说了。这么多年了也没个名字。

“那你介意我给你取一个吗?”

“可以啊”

“伍一吧”

“伍一……好。你叫什么?”伍一声音有些沙哑了。盛零终于从他的眼里捕捉到一点东西,却虚无缥缈的。

“盛零”

“那以后请多观照?”伍一站起来,挠了挠头。

“请多观照”盛零还是那笑眯眯的模样,让人生不起厌。









#马克菠萝x百里守约#无题


最近百里守约好火……我吃这对来个同人。

——————————————————
王者峡谷。
一个平常的下午,来了个不平常的少年。
一双红色耳朵在银发里特别显眼,暗红色眼睛可以证明他狼族的身份。
“一身衣服倒是挺帅的嘛”李白叼着根草,双手放在脑后,说到。
“又是个用热兵器的家伙。和旁边那个笨蛋一样。”诸葛摆弄扇子,评价。
剩下几个美男子十分不以为然这新来的小子,不过是狼族嘛。
旁边的那个笨蛋扭过头,看看这个少年。那冷淡的模样真是和他大相径庭啊,就连发色也是,一个金一个银。
说实话,他也很不爽,明明自己双枪耍的很帅……这小子碰巧也是枪,还是狙击枪。啊,这点也大相径庭。
更不爽的是,本来属于他的一票姑娘们,都开始绕着他转了。
“百……百里先生要不要妲己的小心心?”妲己姑娘还是很羞涩的,在胸前比了比。百里先生摇了摇尾巴,表示他很高兴。
“来来跟姐照个相,新抓的龙……呃……你是狼啊……”花木兰硬抱着他的脖子拍了一张,看看耷拉下来的耳朵有些尴尬。
出于礼貌,小百里还是和每个人都打了招呼的,外加几句话,李白哥很帅啦安琪拉很可爱啦之类的。
到了大菠萝,看看马可手里的枪,耳朵竖的直直的,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说
“你的枪好棒!”
也没有说马可波罗帅。

“这三点让我超不爽的啊!!”马可波罗向身旁的雅典娜吐槽。完全不在意俩人在草丛里蹲着。
“行了行了,现在在战斗中。”雅典娜显然不想听下去,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是王者峡谷日常匹配赛,5v5。很巧,大菠萝和女神的对面就有百里守约。
雅典娜话音刚落,一枪射进了马可波罗的帽子里。虽然没碰到肉,系统判定还是要扣血的。而且没了一格。
用枪的,对面的,用膝盖想马可都知道是谁。
“fuck!!!!”
“以后不戴帽子了!!!!”
小百里在远处打了个喷嚏。
之后又开了几枪,愣是在远处把马可波罗打死了。好巧不巧,波罗先生直直往人家枪口上撞,他不死谁死。
虽然很不爽,但还是要冷静冷静……
波罗这么想着。拿着双枪走向百里的位置。
一边带兵线打防御塔,等塔毁掉时,百里又是远处。马可波罗一个大招——
小百里死掉了。
这俩人就这么较上劲了。这局愣是打了快一个小时。
最后还是波罗这边赢了。毕竟百里和大家还不熟。
因为这个,百里守约的耳朵和尾巴都耷拉着,意思大概是,我很难过。

——————————
“说实话,这样子还蛮可爱的”
这个念头从心头冒出来了。
就像种子发芽了一样,一点点的,长出了一片小叶子,茎也往上长,长出了花苞。
最终有一天开花了,是玫瑰,红玫瑰,火一样的红。
和马可波罗的热情似火,百里守约的耳朵,床单上的那一抹血红,是一种颜色。
“Let's go baby.”

——————————
第二天小百里瘫在床上的时候,波罗先生问他要不要一起住,他答应了。
曾经有好几次受不了外国人的精力旺盛,想要搬出去。
又想起来自己的那句话。
“百里守约,言出必行。”
算了吧。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

没什么具体的的剧情啦……想到什么就写了什么。谈恋爱的过程太长了,如果你们想看可以单立一篇,这里就一笔带过去啦。感谢支持!

[蓝涣/金光瑶]无题

失踪人口回来报个到……


蓝涣最近很苦恼。
他对金光瑶……似乎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感觉他呀,近的像身边的空气,远的像飘忽的风。
或是看见他,想象如果没了那一点朱砂痣,会如何?
偶尔相约谈事时,看见他淡淡浅笑,只觉得脸有些发烧,虽然里面带着……那么点疏离。

我们的夷陵老祖可是坐不住了。看见他这副模样,偷笑两声,像个经验十足的老鸨。
“你……该不是喜欢金光瑶吧?”
这句话,蓝大还真思考了好久。
“我喜欢他吗?”

温润如他。
姑苏上下的事依旧打理的井井有条,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叔父看着,也是很舒服的。
除了那魏无羡,姑苏上下他看着都挺舒服,自从魏婴来了。

此时的魏无羡,可没空管这个。
为着蓝大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当然先去找金凌。
“这小子最近和蓝思追走的很近啊……”他心里嘀咕
“金凌!”
“小舅舅?找我什么事?”
“看见你小叔叔了吗?”
“那边啊”金凌指指一侧,只见蓝大和金光瑶,两人相谈甚欢。
“看来还不用我操心了……”

对现在的蓝涣来说,这样的交谈足以让他高兴上好一会儿。
虽然表面依旧是那副样子。
“那这次除水鬼,除了云梦那边的人马六成,咱们两家各出两成?”
“嗯……好”
“主要还是姑苏城下闹的厉害,到时人手可能要在那边住下,蓝宗主做好准备”
“嗯……”
蓝涣哪里听得进去。
嗯嗯嗯一通回答完问题,竟是连他问了什么都忘得七七八八。
无奈。只得先御剑返回。

——请务必要看……一部分也行——
从下次开始打算尝试这样的方法
如果你们想看下章的话,请点个喜欢/评论
喜欢到30,或评论(任意内容)到五条,就开下半章
一共只有两大章啦……
视情况可能会开长篇
同时欢迎关注我☆
QQ后排扩列 2907689964

#paka#你是我的恋人与永远


大概是个oso x ichi的
短片
先是一松视角

那家伙是我的恋人。


一松指指睡在沙发上的人。红色的卫衣,睡到锁骨露出一点。头发被睡的乱七八糟的。像是在做香甜的梦。


这人超差劲的啊……玩小钢珠从不还钱啊赌马也没有运气没有擅长的事情还成天想着女人


嗯?你问我他为什么是我的恋人?

不知道啊。

明明是两情相悦嘛——小松说。

闭嘴

———以下为小松的部分———
这家伙和我的恋爱很正常噢。相遇,相识,恋爱,热恋,上床。

啊,最后一个错了

因为是兄弟,第一步基本可以省略啦

也因为是兄弟,在一起会有很大的麻烦

但没办法,我们互相喜欢嘛

说到这,小松随手顺了顺头发,朝着我笑了,露出一口白牙。眼睛被挤成一条缝。

有种很阳光的感觉

————追忆————
第一次牵手。两个人都很紧张
第一次拥抱。一松其实有偷偷哭鼻子
第一次靠肩。小松说一松的肩膀靠起来很舒服
第一次腿枕。据说小松……balabala
第一次亲吻。一松憋着气亲完的
第一次上床。就那样普通的做了


这是小松的追忆本。

还差一项没有达成。

第一次结婚。









#随笔##根据歌词自我脑洞#

#别走#
“这样啊……要走了吗?”那个男孩微笑着,询问。面前是她。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女孩随手把长发别在耳后
“啊啊……还好赶上了末班飞机呢……真幸运……”
“走之前抱我一下吧?”男孩打断到,张开双臂,脸上的笑容变的明媚起来。
她上前,轻轻抱一下,随即松开
“真要走了哦”
“那个……”
“怎么了?”
“……没怎么”
女孩转身,进了检票口。
只留男孩一人,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
明明前天,还一起逛夏日祭。她的头发,她的和服,她的味道。在灯光下,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好看。
别走……别走……
男孩蹲在原地。他说不出口。
不能哭,不能哭。
别走,别走。

#魔道祖师##双杰##现代向#


这就是个单纯的恶友短片。不是cp不是cp不是cp。现代设。轻微ooc
黑帮老大魏无羡x人民教师江晚吟
以上全部没有问题方可食用

江澄顺手把白大褂搭在医务室的衣架上。一看表,估摸着是到点了,抓起公文包往外走。还不忘了穿上大衣。
蓝曦臣挑眉。他似乎从来没走过这么早。心想。
他穿过校门,一看时间,16:56,
向左边跑去。按开智能手机,播出一串熟悉的号码。
“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艹。我金盆洗手了这么久回来帮你,你又把基地建在什么鬼地方上了”
嘴上这么说,脚下丝毫不耽误。皮鞋和砖碰撞出哒哒的声音,拐进一个小巷子。
“16:58。”魏无羡坐在油漆桶上,看了眼表。
江澄穿过一户人家,跳过一只猫,再经过一到铁栅栏。总算是抄了近路
“16:59。恭喜你没迟到”他天生笑颜,江澄愣是把要打他的手收回去了。他摸出盒烟,自顾自点起一根儿,随即伸手,
“来一根?”
“不了。”江澄整整衣领。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银框眼镜好好的挂在鼻梁上。皮鞋蹭了点儿灰。简单概括四个字。
“人模狗样”魏无羡摸摸下巴,心想到。
说出来他岂不打断我的腿。
“你丫以后别约在这种鬼地方,电话都打不通”江澄见他良久不说话,怒气终于有处宣泄。看他一身西装革履坐在油漆桶上,衬衫两颗扣子掉了,干脆敞着口。外套往身上胡乱一披,领带不知所踪。
“糟蹋东西”江晚吟收起手机,心想到。
“怪我咯,你想让他们知道我的行踪?况且基地就在脚底下”魏无羡耸肩,从一旁破旧的屋子里坐电梯下去。江澄尾随其后。
“所以你来叫我干嘛?”
“打架”
烟雾在电梯车厢里弥漫,江澄干咳两声,心里直骂他不要命。
“哎呦,我们的人民教师这就咳嗽啦?”魏无羡透过烟雾注视他,调笑到。电梯同时到达目的地。
“时间不长。呛不死”江澄双手插兜,阔步向前走。
“打谁?”他突然扭头说。
“你觉得,我搞不定?”魏无羡反问,随手掐了烟头“我不过来请你聚聚,紧张什么”
江澄白他一眼。“我没紧张”
“行了,走吧”他带着江澄开始参观
以前是拍档,现在是朋友。朋友不免听着有点疏离。江澄一边走路,一边想。
“你想什么呢?走啦!”
这句话让江澄有点恍惚。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可是什么什么也回不去了。








[狗崽]咳。我大概喜欢你

#狗崽##比丘尼x凤凰火#
第一次试试第一人称,想参加一下同人文比赛啦x不知道能不能获奖


我。
崽儿。
大名妖狐。
对于二突子这个称呼是拒绝的。
性别男,爱好女。
我对一切小姑娘都感兴趣。从莹草到骨女。
啊不。是一切长得好看的女性。
我也深信。自己是个直男。
捏捏自己白皙的脸颊,我更加确定这一点。
你说多巧。大天狗正好路过窗外。
“新的式神⋯⋯?”他嘀咕。踏着木屐上前走了几步。
那的确是个美丽的人儿。五官中透个股妖气儿,额头那抹红格外显眼。
即便是大天狗。也是被震了一下。
尤其是那眼睛。生的十分漂亮。如果直视,或许会溺进去吧。
他捏着下巴思考,一副沉思模样。
远处姑娘的谈笑声把大天狗拉回来。心虚的,脚下也快了几步。
他才不信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更何况是看脸。
抬手揉揉眉心,手指划过书架,轻勾一本不知名的书,翻开第58页。
白纸黑字,他的脑内却闪现出一副画面。
岁月静好,阳光透过油纸窗,爬到他的脸上。几缕银发掉下来,发尾的紫色格外好看。一双耳朵也耷拉着。单手撑着下巴,轻闭双眸,薄唇微微张开,鼻梁高挺,一副困倦的样子。眉心的红色图样和眼影相互照应。
日思夜想。茶饭不思。
于是天狗大人想问问亲爱的比丘尼小姐。
相思病有治吗?
孟婆汤。
⋯⋯那我还是要酒吧。
梅子酒下肚,清甜凛冽。三两酒后,已是两颊飞红。
“比丘尼姐姐,这是凤凰火让我带的⋯⋯”我提着和果子,进门就看见这样的场景。
大天狗拿着一碟酒。骨节分明的手煞是好看。颜色宛如琼脂玉液,透着那么一点儿红。就如他的双颊一般。
“真好看⋯⋯”我不禁喃喃出声。
比丘尼轻声笑了。接过我手里的和果子。
“谢谢哦”她的声音很好听。
我看着大天狗,一碟一碟的喝下去。
“喂⋯⋯别喝了”我喊到。他不顾。
“小生叫你别喝了!”我夺过他的酒瓶子,颇有些生气。
“⋯⋯是叫妖狐吗?我得了相思病”
“酒无解。你才是正解。”
我听见他一字一句的说出。
“我喜欢你呀。”他轻声说

#王者荣耀衍生##周瑜x小乔#


小乔嫁过来那天晚上,月朗星稀。
两个包子头绾起来,身上穿的也变成大红色喜服,朱唇轻点,略施粉黛,可谓是风华绝代的美人。
她坐在喜房里,等着她的夫君回来。
她也不知道她的夫君叫什么。就嫁过来了。
隐约听见有脚步声传入房间,来人一把抓下盖头。她楞了楞。
战场杀戮之人。对她的眼眸确却是满目柔光。
他笑着摸摸她的头,把头上发饰一一摘下。
“说真的。要是他长得像张飞那样。我可能就一扇子扇死他了。”小乔回忆的时候如是说。脸上还带着满满的甜蜜。
那天晚上,周瑜也没动小乔。第二天早上接着奔赴战场,连家也不怎么回。即便回来了。对话也不过两三句。
“周瑜大人?”
“我在。”
“⋯⋯您又要去打仗吗?”
“嗯。在家好好呆着”
小乔等啊。盼啊。哪怕他回来,多说一两句话也是好的。
那天,依旧是大门被敲开。迎接她的不是周瑜大人。而是讣告。
送葬那天。她没去。
小乔以后,每天都穿着那身惹眼的喜服,几乎不怎么出门。如果你问她,周瑜呢?她笑笑。说。周瑜大人在打仗呢。




orz。lof常驻死人昱长尧冒一下。有啥bug你们轻喷x

[凌澄]我喜欢你


短篇,ooc注意
然后就是打算把以前写的没意义的东西删掉啦 那样的东西存着也没意义

金凌。
江晚吟如是唤到。
他天天吼着他的大名,后面无非跟的就是“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之类的语句。
少有的严肃语气让金凌一愣,旋即转过头看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他怎么都看不腻。凌厉,孤傲,甚至一点点柔情,都杂糅在深紫色的瞳孔里。
眼神不经意躲避。今天这里面少有的出现了认真。
“我…”心悦你。喜欢你。爱你。
一瞬,这几个词在脑海里蹦了出来。他自然想对他说这些。
“嗯?”金凌被这长音拉的不明所以。
“…该把你送回金氏那边了。你也是个家主了。”江澄尽量不去看金凌的眼睛。他毕竟不擅长伪装。
“嗯。”出人意料的回答。
或许他真的长大了吧⋯⋯低头看了眼紫电,乱七八糟的情绪上涌。不甘啊失落啊什么都有。像打翻了的五味瓶。
“他以后还会回来吗?”心里的小人这么问江家主。
他⋯⋯还会回来吗?
连江澄自己都一愣。
或许他不回来了呢?
再也看不见那个金色的,风风火火的身影了?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这样。
我还有没说完的话。
“金凌!”江晚吟大声的喊出来。
“?怎么了?”金凌很是莫名其妙。不想离开莲花坞,更多的是不想离开江澄。
“我喜欢你!”江家主大声的喊出来了,那声音破了风穿了光,直直的传到金凌的耳朵里。
再看江澄,眼角似乎还有些亮晶晶的东西。
金凌呆了。
他或许这辈子都想不到会这样。
他喜欢的人,他的舅舅。
竟然⋯⋯真的喜欢他?
“我也喜欢你!”脑袋一抽就喊了出来,声音还有几分青涩。
说着急匆匆的往回跑,恨不得一步三回头。
江晚吟觉得,他是疯了。
但是疯的开心。



改错补档,把所有的凌都打成了陵⋯⋯。气哭

补一下上一篇。借用的梗。
当时忘了放出来⋯⋯造成大家的阅读困难很抱歉。